「爱操盘」拜腾汽车的生死棋局:烧光84亿后停工半年 富士康入场_上海股票配资开户平台网
欢迎访问股票配资门户网,股票配资公司,股票配资平台,股票配资网,在线配资,炒股配资,配资软件,配资app,股票配资开户,牛金所,策略操盘

股票配资导航
当前位置:主页 > 股市行情 > 行业个股 >

「爱操盘」拜腾汽车的生死棋局:烧光84亿后停工半年 富士康入场

发布日期:2021-02-06 浏览次数:

工厂无人看管,车间门关着,停车场还是空的.这是记者2021年1月20日在南京百腾厂现场看到的情况,与记者半年前的所见所闻一模一样。白藤南京工厂位于栖霞区京西大道,距南京市中心新街口近50公里,周边没有太多配套开发。冬天冷风吹过,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。

1月4日,巴顿汽车在官网宣布,已与富士康科技集团(以下简称“富士康”)和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(以下简称“南京经济开发区”)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共同推进巴顿新能源汽车产品的量产化。

据《中国经营报》报道,当日,南京市市长、副市长沈出席了签约仪式,富士康集团董事长刘洋伟通过视频进行了现场连线。可见南京和富士康对“救”百腾的重视。

但记者注意到,2月1日,百腾汽车主要运营商南京智星新能源汽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——号增加了2条执行人信息,执行标的总金额约为117.25万元。截至目前,根据天眼调查的数据,从2020年9月25日起,公司作为执行人,共执行了人民币4,726,100元。

燃起来的84亿元融资还没有量产。半路归来的富士康会成为百腾的“白骑士”吗?百腾汽车的生死棋局是怎样的?《南京日报》年2月3日,我打电话给百腾汽车发了一封信,没有得到回复;记者致电南京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,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“没有宣传等相关部门的联系方式”,然后挂断电话。

陷入关机的“无限循环”

近日,记者实地走访了南京百腾厂。2020年6月看到的,车间的门还关着,工厂里也没有被照顾的迹象。虽然里面停了五六辆车,但是停车场的车位都是空的。

此外,记者只看到了工厂内的几名保安人员,没有看到其他生产工人。保安告诉记者:“还有上班族。”

这也印证了之前曝光的百腾汽车内部邮件的内容,内部信件于2020年12月31日发布。根据内容,目前国内(不含香港)所有公司都不具备复工复产的条件。从2021年1月1日起,公司将停工期延长6个月。2020年6月底,巴顿汽车宣布暂停在中国的业务运营。记者联系百腾汽车核实邮件内容是否属实,对方未回复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百腾停产的原因无疑是“首都出现破产”。百腾内部部分员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截至2020年5月底,公司账户被冻结的百腾总公司及其子公司账面总额仅为100多万美元。2020年6月,创始人之一戴雷承认,他欠中国员工9000万元。

自2017年成立以来,百腾汽车已进行了四轮融资,融资总额达84亿元人民币。但到目前为止,字节SUV,M-,的第一款字节,尚未投放市场。从公布的数据来看,记者的结论显示,百腾汽车“烧钱”的速度和规模确实远高于同期几个新的造车势力。 

2015年4月成立的理想车,2019年12月首款交付前融资总额42.9亿元加5.5亿美元。按当时美元与人民币汇率计算,融资总额约为81.3亿元;其中轿车成立于2014年10月,2018年8月首款交付前融资总额45亿元;肖鹏汽车成立于2015年,在2018年12月交付第一款车型之前,融资总额为87亿元人民币。

同时,Ideal Auto CEO李翔也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名为《中国经营报》的文章,把它推到了风口浪尖。李翔评论:理想车3200多人的团队,只有两个VPs(副总监),高级总监更是少之又少。总局要求出差经济舱必须买最低折扣,经济型酒店必须有两个同性同居,影射百腾汽车的豪华。

2020年9月,在百腾汽车首次宣布停产后,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盛腾汽车”)成立。其法定代表人段连祥曾担任百腾汽车中国区供应链管理副总裁兼R&D。

富腾汽车重要的股东之一南京兴智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,实际上是由政府,另一家重要的股东一汽股权投资(天津)有限公司控股,其次是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,一汽集团也是百腾的重要投资方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当年10月,盛腾汽车在百腾汽车南京总部举行了揭牌仪式。未来百腾专注于汽车生产和市场销售,盛腾专注于汽车和电动平台的研发。但是盛腾汽车成立后,项目并没有推进。

“重返赛场”富士康

根据百腾汽车的计划,与富士康、南京经济开发区重新签约后,三方将共同推进M-字节车型的生产,预计量产时间为2022年第一季度之前。

与富士康签订合作协议的第二天,百腾召开了沟通会。CEO丁庆芬在会上表示,公司计划与富士康成立新的合资公司“富腾”,需要讨论三家公司(百腾、盛腾、富腾)的整合。

根据协议,富士康将提供先进制造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和扎实的运营管理经验,并将分享其工业资源,支持M-字节模型的生产。这款是巴顿汽车的第一款车型,2019年已经在北美出现。2020年7月百腾正式停产时,车型正处于“样机验证”阶段,仅完成了第一批量产前车型的下线工作。原本计划2021年底在欧洲

市,但戴雷曾公开表示距离该款车型上市“仍差5亿美元”。

 

  2021年1月22日,刘扬伟通过电话形式出席拜腾汽车全员会,并发表了“让拜腾赢”为主题的演讲。围绕“赢的公式”,刘扬伟表示,第一,拜腾拥有大屏数字座舱体验和品牌基础优势;第二,拜腾的股东一汽集团懂造车,可以帮助拜腾;第三,富士康在供应链管理、整车和零部件整合、工程和品质管理等方面的积累,可以帮助拜腾加速量产。

  有消息称,富士康的“返场”归根结底源于南京市政府的“背书”,富士康将向拜腾汽车投资2亿美元,并向拜腾南京工厂派驻100多位工程人员,目前已有10多位富士康人员入驻拜腾管理层。对此,记者向拜腾方求证,对方并未回复。

  事实上,自停产以来,拜腾汽车的供应链体系已近乎断裂,就连位于上海的拜腾空间也悄然关闭。寻求与供应商的合作需要资金进行支持,而当下的拜腾除了账面金额不足之外,还背负了高额的负债与未支付的员工薪资。

  对于富士康选择联手拜腾汽车的原因,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对记者表示:“富士康早期投过拜腾,虽然后来撤资,但对拜腾有所了解,现在重新进入汽车行业,在标的不多的情况选择一家相对了解的企业也属正常。”

  公开信息显示,在2015年,富士康曾与腾讯控股、和谐集团出资成立公司“和谐富腾”,而拜腾汽车的前身FMC则是和谐富腾旗下的子品牌,后来富士康撤资离开。

  任万付还告诉记者,拜腾已经走到了产品即将量产的步骤,只要解决资金问题,量产上市是没问题的,但能否取得理想的成绩,还需要观察。

  此外,针对资金问题,拜腾汽车CEO丁清芬曾公开表示,在与富士康签署合作协议后,拜腾将启动新一轮融资,将以债转股的方式,由拜腾汽车现股东优先认领,若股东无人认领,则再寻求外部投资人的融资,而这也是拜腾汽车对于此前“员工欠薪”问题给出的解决方案。

更多股票配资知识,请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.yangru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