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新疆板块股票」冤不冤?转账多加了两个0 花旗竟要白送人32亿巨款!诉讼追讨落败_上海股票配资开户平台网
欢迎访问股票配资门户网,股票配资公司,股票配资平台,股票配资网,在线配资,炒股配资,配资软件,配资app,股票配资开户,牛金所,策略操盘

股票配资导航
当前位置:主页 > 股市行情 > 股市动态 >

「新疆板块股票」冤不冤?转账多加了两个0 花旗竟要白送人32亿巨款!诉讼追讨落败

发布日期:2021-02-20 浏览次数:

【冤不冤?转账加了两个零,花旗想白送32亿!未能挽回官司】银行业历史上最大的失策!银行汇款多赚了两个零,无法追回32亿人民币。法院裁定收款人不需要退回。(经纪人中国)

 

银行业历史上最大的失策!银行汇款多赚了两个零,无法追回32亿人民币。法院裁定收款人不需要退回。

据CNN最近报道,花旗银行去年8月在汇款方面犯了一个错误,造成了“银行业历史上最大的错误”。近日,美国法院裁定,收款人无需返还误汇的5.04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32.5亿元)。

报道称,花旗银行之前担任露华浓的贷款业务,计划为露华浓债权人偿还近780万美元的利息,但这意味着外汇误差高达9亿美元。虽然事后有债权人向花旗银行返还了部分资金,但近5亿美元无法收回。因此,花旗银行对10家参与收款的投资咨询公司提起诉讼。

根据花旗银行1月份发布的公布2020年财务数据,该行去年营收为743亿美元,与2019年持平;净利润为114.3亿美元,为下降的41%

错误被免除了近100次,法院裁定无需退回

2月16日,美国地方法院法官杰西富尔曼(Jesse Furman)就花旗银行去年8月错误汇款5.04亿美元一案作出裁决。旅资管理、HPS投资合伙人、交响乐资产管理等10家公司无需返还花旗银行汇出的相关资金。

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,法官表示,他们在转移中不应被视为错误。在一些贷款人返还多付的款项之前,花旗误汇了9亿多美元。在发现汇款错误后,一些贷款人确实向汇款人花旗银行返还了一些资金。

不过,花旗银行还是可以对此提出上诉。花旗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“我们完全不同意上述决定,并打算上诉。我们相信,我们有权获得这笔资金,并将继续收回所有资金。”

该案的法官福尔曼说:“认为花旗集团——世界上最有经验的金融机构之一——犯了前所未有的错误几乎是不合理的,总计近10亿美元。”同时,法官承认花旗银行可能会上诉,所以他保留了临时禁止令,阻止10家公司使用这笔钱。

露华浓的两家债权公司认为,这个金额是其客户在2016年所欠的确切金额,支付的各种流程和内容让两家公司认为这不是无意的。有债权人说,意大利的错钱是花旗欠的预付贷款利息,但要过很久才到期。

一般来说,银行有权要求收款人返还错误的汇款,如果收款人使用错误的汇款资金,在大多数国家和美国大多数州都会涉及挪用公款或其他重罪。根据数据,纽约州的法律与其他州不同。如果收款人应该已经收到相关资金,即使金额不符,也可以在不知道错误汇款的情况下保留资金。

在报告中,该案法官福尔曼认为,虽然该案很可能是众所周知的“黑天鹅事件”,复发的风险很小,但银行业应该消除这一风险。

由于风险控制的缺陷,被美联储罚款4亿美元

对于花旗来说,2020年真的是一场“破屋续雨”!

去年10月,美联储(Federal Reserve)官方网站发布通知,对花旗银行(Citibank)处以4亿美元罚款,点名批评花旗银行(Citibank)未能完善自身的风险管理体系,以及出现在系统基础设施方面的缺陷。该系统未能准确识别潜在风险,这可能导致银行犯下代价高昂的错误。

美联储(Federal Reserve)要求花旗集团董事会在同一个月提供一份报告,详细说明花旗集团将如何让高级管理层负责风险管理、内部控制和数据质量管理问题,以及如何让高级管理层负责薪酬以满足风险管理目标。

花旗集团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告表示:“我们对未能达到监管机构的预期感到失望,将全力以赴,彻底解决相关问题。花旗正在实施重要的补救项目,以加强我们的内部控制合规性、风险系统和数据治理。”

去年,花旗集团首席财务官马克梅森(Mark Mason)在公开演讲中表示,花旗集团2021年的支出将会增加,主要用于全面改革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体系,以构建更高效的组织结构。

下降的净利润为41%,首席执行官离职时工资也大幅降低

在全球疫情的影响下,花旗集团2020年实现净利润114亿美元,同比下降41%以上。2019年,公司净利润194亿元。就收入而言,鲜花

旗集团2020年全年收入743亿美元,与上年持平。

 

  据花旗集团官网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,该公司业绩表现强于预期。2020年第四季度,其净利润为46亿美元,摊调整后的每股收益2.09美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60%,高于华尔街市场普遍预期的每股1.31美元。

  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迈克尔·科巴特(Michael Corbat)表示,“我们在充满动荡的第四季度结束了强劲的一年。尽管COVID-19产生了巨大的经济影响,但我们的收入却与2019年持平,这标志着我们多元化经营的实力和韧性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业绩下滑的情况下,花旗集团CEO的薪酬也遭到大幅度削减。据花旗银行2月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文件显示,花旗将CEO迈克尔·科巴特的薪酬在2020年削减了20.7%,已降至1903.5万美元,约合人民币1.23亿元。

  而据此前花旗集团披露,首席执行官迈克尔·科巴特也将于今年2月底退休,即将接任他的是,目前该行总裁兼全球消费银行部门主管简·弗雷泽(Jane·Fraser),她也成为美国华尔街大型银行中的首位女性首席执行官。

  即将掌舵花旗集团的简·弗雷泽现年53岁,最早在高盛伦敦的并购部门,随后在麦肯锡工作了十年并升任合伙人。她于2004年加入花旗并迅速升职,先后担任过战略与收购部门负责人、私人银行首席执行官、为花旗贡献14%营收的拉丁美洲业务负责人等。

(券商中国)

更多股票配资知识,请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.yangrui.net